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宋厚泽 > 美联储年会中的中国元素

美联储年会中的中国元素

这两天在美国Jackson Hole召开的堪萨斯联储经济政策论坛无疑吸引了全世界的注意力。大家都在猜美联储是否会在九月开始加息,最近全球资本市场的动荡无疑进一步加大了人们对这个问题的关注。从议程上看,这次会议讨论最多的还是通胀问题,或者说如何对抗通缩问题。但与往年不同的是,这次会议由清华李稻葵老师做午餐讲话,中国话题也在会议中多次出现。

中国元素在今年的会议中集中出现无疑反映了中国经济在世界中位置的重要性,同时也反映了最近世界对中国经济走势的担忧。中国经济如何影响美国可以看我之前的分析。简单说就是贸易和资本流动两条。中国经济如果继续下滑,必然带来三件事:经常账户盈余增加(出口增加同时进口减少),人民币贬值,资本外流。前两个因素必然拉低各国通胀和经济增长,而最后一个因素则会带来金融市场中风险偏好的降低。按照美联储副主席Stanley Fischer讲话中引用的数字,美元的实际汇率从2014年到现在已经升值了17%。而根据美联储预测模型估计,美元每升值10%,会在一年内拉低通胀0.52个百分点,对GDP的负面影响会逐年增加,到升值的第三年时会拉低GDP0.75个百分点。所以如果目前美元的实际汇率保持当前水平,对美国的经济会有相当大的影响。这也是为什么美联储预计2017前通胀不可能达到2%的目标(假设加息按现有计划进行)。

但中国最近的经济波动无疑使这个问题进一步复杂化了。至少在外界看来,中国的问题不仅仅是个经济增长速度快慢的问题,而更多的是不确定性的问题。比如美联储副主席Stanley Fischer就问了如果中国经济放缓,中国政府有什么手段来刺激经济。很难想象他问这个问题是因为对此一无所知,而更可能是因为已有的答案都不能打消他的顾虑。中国目前的经济形势和08年国际金融危机及97年亚洲金融危机时大不一样。以前被证明管用的手段,现在还能不能管用不好说。因此困扰大家的不是近期GDP增长是7还是几的问题,而是经济进一步下滑政策能不能托住底的问题。说白了就是个信心的问题。

平心而论,中国过去两年是近十年来改革最快,最有成效的两年。李稻葵老师也在年会上讲了支持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因素(如教育培训投入提高劳动力技能水平),这些因素大多数人应该也认可。但远水不解近渴,想要在短期内扭转各界对中国经济的看法,政府需要拿出点行动。行动不是指再搞一个四万亿。但短期内适当的财政、货币刺激还是需要的。单纯指望改革红利是望梅止渴。如果政府能维持住各界对中国经济的信心,目前汇率和股市的挑战就解决了一大半。

顺带附一点个人对美联储加息的看法。简单的说,美联储现在处于可加可不加的阶段,短期内没有经济过热的风险。因此,加息既不必要,也看不到实在的好处。相反,如果加的过早反而有坏处,欧洲央行和瑞典央行近期的失误就是例子。经济形势如果在加息开始后恶化必然会使市场怀疑联储对经济的预测和掌控能力。在这种情况下,联储会对第一次加息的时间点非常谨慎。毕竟联储也不可能百分之百的预测未来的经济走势,比如今年上半年美联储就多次预测商品价格已经企稳。更重要的是问题是未来的加息速度,今年不管什么时候开始加,应该只会加一次。之后的加息速度应该也会比联储六月公布的预测要慢。

推荐 6